第两千三百一十九章 兵甲之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大汗不必生气,咱们和虎字旗的关系本就不好,平时也经常有摩擦发生。”娜木钟见呼图克图汗发火,立刻出言在一旁宽慰。

      娜木钟出身阿霸垓部,是布格博勒图的的后裔,也就是成吉思汗的弟弟。

      阿霸垓部臣服图于察哈尔部后,阿霸垓部领主额齐格诺颜将女儿娜木钟许配给了察哈尔部的呼图克图汗。

      正因为如此娜木钟成为了呼图克图汗的大福晋。

      呼图克图汗怒哼哼的说道:“草原是蒙古人的草原,也是我黄金家族的草原,如今却被一群汉人占据,土默特部真是没用,全都是一群废物。”

      “大汗不必为此恼怒,正因为土默特部的无能,待大汗领兵夺回青城后,草原各部才会明白大汗才是草原的主人。”三福晋苏泰在一旁说道。

      她虽然只能算是侧福晋,但因为她是叶赫部金台吉的孙女,在叶赫部被老奴攻占后,部分叶赫部的人来到草原投靠了苏泰。

      所以呼图克图汗的几个福晋之中,她是颇有实力的一位。

      呼图克图汗看着苏泰说道:“说的不错,待本汗赶跑了虎字旗的人,收复了青城,让右翼的部落都明白,本汗才是草原的主人,真正的天命所归。”

      一旁的娜木钟见呼图克图汗一番雄言壮语,面露一丝无奈,只好看向下面的信使,询问道:“你去青城,可曾见到了俄木布洪等土默特部的台吉?”

      “属下去见了俄木布洪台吉居住的大帐,可俄木布洪台吉并没有见属下。”信使如实的说道。

      听到这话的呼图克图汗说道:“别提俄木布洪这个黄口小儿,若非他的无能,青城又怎会落入虎字旗的手中。”

      打心底,他瞧不起俄木布洪,甚至连俄木布洪的父亲卜石兔也一样看不起。

      “大汗误会了。”娜木钟解释道,“若是能够说动土默特部的各部首领反抗虎字旗,对我们来说将会是一件好事。”

      闻言,呼图克图汗点点头,认同道:“你说的不错,若是土默特部的首领愿意与本汗共同对付虎字旗,将来本汗统一草原,不介意多赏赐一些牛羊给他们。”

      虎倒架不倒。

      哪怕他已经被伪金和科尔沁部等草原各部的联军赶离了白城,可他仍然觉得自己是草原上的大汗,各部应该听他的吩咐。

      事实上,察哈尔部确实有实力征服各部。

      在他看来,要没有伪金在后面支持科尔沁部,他和察哈尔部早就吞并了科尔沁部,获得科尔沁部的牛羊和丁口。

      而青城这边的情况也差不多,若非有虎字旗占据了土默特部,他和察哈尔部也早就西征夺取了土默特部草原和有草原明珠之称的青城。

      “俄木布洪不见大汗的使者,可见是怕了虎字旗,不愿意与大汗联手,所以我认为大汗也不必给土默特部的各部首领留颜面,等大汗拿下了青城,再把土默特部的各部征服,到时候整个草原都将臣服在大汗的脚下。”三福晋苏泰出言说道。

      呼图克图汗看着自己的众多福晋,他道:“本汗决定了,征服土默特部,赶走虎字旗,让土默特部占据的牧场重新变回察哈尔部的牧场,使我察哈尔部的儿郎在自家的牧场上自由奔行。”

      土默特部占据的地方,曾经属于察哈尔部。

      俺答汗崛起后,察哈尔部当时的头领害怕俺答汗,主动从漠南这片肥美的草原上离开,去了更加贫瘠的白城。

      如今他呼图克图汗要拿回属于他们察哈尔部的牧场。

      之所以还有那么多除察哈尔部本部外的部落愿意追随他西迁,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土默特部占据的草原比白城那里的草原更肥美。

      而且,来到这里还有机会找大明要求市赏。

      面对这么多好处,自然愿意与呼图克图汗冒这个险,而继续留在自家的那片草原,等伪金联军一到,要么被征服,要么主动臣服,再无其他可能。

      呼图克图汗带着他的察哈尔部,不断地西行,每日距离青城都更进一点。

      蒙古大军的后勤便是部落里的牛羊。

      随着大军的行进,用来充作粮草的牛羊也都跟随在大军之中。

      呜!呜!呜!

      牛角号在草原上响了起来。

      随着呼图克图汗率领的大军靠近土默特部所盘踞的草原,开始有土默特部出身的蒙古骑兵与察哈尔部的蒙古骑兵接触起来。

      双方都是作为哨探的存在。

      一见面,并非是作为蒙古人之间的心心相惜,又或是你好我好哥俩好的局面,而是直接开始举起骑弓互射。

      草原各部争斗不断,失败者只会成为胜利者的奴隶,哪怕是同为蒙古人,只要不是出自一个部落,一旦在战场上遇到,从来都是刀兵相见,谁也不会向对手留情。

      都是从小就接触的弓马骑射,水平相当,准头十足。

      这个时候,比拼的就是双方骑手身上的兵甲。

      察哈尔部的哨骑还是老一套,用的骑弓较软,因为缺铁的缘故,箭头更多用的还是骨箭头,只有部分是铁箭头。

      至于身上的甲胃,基本都是传了几代人,破破烂烂,就连穿皮甲的都不多,也只有大汗和首领的亲卫,才会是穿甲的甲士。

      反观土默特部出身的蒙古哨骑这边,有虎字旗提供的精铁打造的箭失,身上穿着统一的皮甲,胸前还有一块护心镜。

      双方一接触,立刻呈现出一面倒局势。

      察哈尔部的哨骑面对土默特部出身的蒙古哨骑,直接拉开了双方的差距。

      往往察哈尔部的哨骑倒下四五人,土默特部出身的蒙古哨骑才会倒下一人。

      如此大的差距,察哈尔部的哨骑没坚持多久,立刻向后方的大军方向溃逃而去。

      土默特部出身的蒙古哨骑没有放弃痛打落水狗的机会,一直追出了四五里,才带着胜利得意而归。

      双方哨骑的这一战,以虎字旗一方获得最后的胜利。

      “无能,废物,一群饭桶。”

      哨骑失利的消息传回汗帐,呼图克图汗气恼的破口大骂。

      若是败给了虎字旗,他也并非不能接受,可败给了右翼三万户的那些废物,他气的火冒三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