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跑偏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佘爱珍听了,心中一动,仔细回想了一下,道:“你这一说,确实有些古怪。李叔哭得跟泪人似的,一直说没有保护好老爷,看着倒是真的。蔡民在潘寿行凶之后,开枪打死了马玉星,但没有冲潘寿开枪,如果理解为他忌惮潘寿的身份,那为什么回家之后,当着我干娘的面,又咬牙切齿、跺脚大骂,还说立即去杀了潘寿?这倒是有些怪。

      另外,黄爷倒没有说杀掉潘寿的话,但话里话外却不停地鼓动五个堂主,让他们去找下五堂的麻烦。码头帮去找惠贤,就是他鼓动的。

      按说他作为帮中大老,此时不应该以青帮为重吗?挑动上五堂和下五堂,对他有什么好处?”

      蔡民杀了马玉星?

      这可是第一次听说。

      潘贵为什么没讲这个情况?

      哦,对了,可能是他离开秋芳园之后的事。

      林创思索着说道:“蔡民如此表现倒是好理解。作为警卫,主人死了,他不表现得激进一点,帮里人也不会放过他。

      至于黄翼虎,怕是他有想法了。”

      佘爱珍道:“也是,我干爹死了,潘寿被拘,上五堂下五堂群龙无首,我师哥和你宝哥又有官面身份,不好接掌帮务,那么……。”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沉吟着,佘爱珍疑惑地看向林创。

      “等到帮里乱得不成样子,他就能出来收拾残局了。”林创道。

      “这事我不敢想。黄爷在帮内威望很高,主要原因是他讲义气,行事又正。按他往日行事风格,如此小人行径,他似乎做不出来。”佘爱珍摇头道。

      “姐,世上最难琢磨的,就是人心。有些人表面正直义气,内心却妒火熊熊。他们所谓的正直和义气,是做给人看的,或者说,是他们提高声望,聚拢人心的手段。

      黄翼虎这个人我不了解,但若真是正人,这个时候他不应该挑拨帮内争斗。如果他以大老身份出面,主张严惩潘寿,严禁帮内争斗,我会对他肃然起敬,就不会用阴谋论诋毁他了。”

      “你这么一说,还真是那么回事。小明,你查吧,我支持你,我不能让干爹死的不明不白。”佘爱珍道。

      “姐,如果这是个阴谋,潘寿好好的突然开枪,只能有一种解释,就是有人给他用了药物,或者让他情绪失控,或者让他出现幻觉,把李老爷子当成了害他闺女幸福的叶耀先。

      如果是这种情况,在场的那些人嫌疑最大。

      所以,姐,据你了解,李老爷子、李林或者蔡民,有没有带香物的习惯?”

      “没有。小明,大烟能让人出现幻觉,是不是大烟?”佘爱珍问道。

      林创摇摇头道:“不可能是大烟。我没有吸过大烟,但知道吸食大烟的人出现的幻觉都是让人兴奋、让人感到欲望得到满足的,比如女人、金钱、职位等,不会出现仇人或者给自己带来负面情绪的幻觉。所以,才有许多人不惜破家,也要去满足那根本不存在的快感。否则,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去吸了。”

      佘爱珍点点头,认可了林创的说法,忽又想起一种植物:“小明,是不是曼陀罗花?”

      “也不可能。曼陀罗花让人麻醉,而不是幻觉。”林创再次否定。

      “那是什么呢?”佘爱珍问道。

      “不知道。反正只要潘寿是冤枉的,那肯定就会有这么一种药物。”林创道。

      “行,小明,你查吧,我去找我干娘,让她出面压服众人,等你查桉结果。”

      “好。”

      ……

      从吴家出来,林创直接去了特工部。

      李士群见到林创,脸色阴沉,但也没有阻挠。

      林创也没跟他废话,知道他就算心里不爽,也一定会等三天。

      李士群只提了一个条件,就是他要全程跟着。

      林创表示同意。

      反正我也没弄鬼,愿意跟着就跟着吧。

      李士群和林创来到关押潘寿的刑讯室,茅以明和易莲花在后跟随。

      潘寿被戴了手铐,锁在刑椅上。

      虽然头发有些散乱,但衣裳完好,看来没有被打。

      潘寿的表现,倒是让林创刮目相看。

      没有哭求,没有沮丧,见着二人时脸上只带了苦笑。

      “有烟吗?”潘寿问林创。

      没想到第一句话竟是要烟。

      林创掏出烟塞到他嘴里,掏出火柴给他点上。

      潘寿深深吸了一口,闭上眼享受着过瘾的感觉。

      李士群和林创默默地看着他,谁也没有说话。

      直到他完全吸完一支烟,把烟蒂吐到一边。

      “听说,我杀了李大哥?”潘寿主动开口。

      问的是李士群。

      李士群阴沉着脸点点头。

      “装什么呢?你做的事会不清楚?还大哥,这时候叫爷爷也来不及了!”

      说话的是茅以明。

      他骂的是潘寿,眼睛却瞥向林创。

      潘寿脸上闪过一丝怒意,回击茅以明:“你特娘的是谁?老子做的事不会不认,要杀就杀,我潘某人若是皱皱眉头,就不是英雄好汉!”

      “嘁,事到如今,还装什么大老?觉得自己受侮辱了?你要是不老实,别说骂你,让你吃屎喝尿信不信?”茅以明怒道。

      潘寿失了刚才的从容,怒视着茅以明。

      他没再回嘴。

      因为他知道,茅以明做的出来。

      虎落平阳被犬欺,就是说的此时的潘寿。

      “闭肛!”

      林创回头喝斥道:“长官在此,用得着你放屁!”

      “闭肛”一词,茅以明还是第一次听说。

      待他回过神来,才知道林创在骂他。

      “你!”

      茅以明瞪着林创。

      “你什么你?不敬长官,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废了你?”

      “你敢?”

      茅以明也是跟林创扛上了,挺着胸脯凑上前来。

      “奶奶个比的,老子有什么不敢的?”

      林创说着,抬腿踢到茅以明裆下。

      “哎哟……,痛死我了!”茅以明痛苦地弯下腰去。

      “再特么多嘴,老子让你一辈子生不出儿子。”林创继续骂道。

      “姓林的,我跟你……没完。”茅以明弯着腰,忍痛说着硬话。

      “闭肛!不,闭嘴!站到一边去!”

      这回骂他的是李士群。

      呵呵,被林创给带的,跑偏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