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我从来不勉强别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热门推荐:

      然而,被提着按到铁笼子栏杆处的卓子强却恨不得离这头可爱的牛头梗远远的。

      要知道,牛头梗天生兴奋度就很高,精力用不完,在和犬类的战斗中除了倒下,绝对不会认输,这是一种危险性毫不逊色于先前那三只恶犬的品种。

      接下来的时间里,伴随着肥仔对卓子强一次又一次“卓先生你眼光真高,我们再看下一头”的称赞声中,卓子强被硬逼着看完了剩下的藏獒、杜高犬、巴西非勒、日本土左、比特犬、加纳利犬六头世界闻名的恶犬。

      “陈sir,不要这样,求你了,请不要这么做!”整个过程中,因为恐惧所以呆滞的卓子强只来得及发出这样的呢喃声。

      不是卓子强不想大声求饶,而是他不敢。

      没办法,换作任何一个正常人,面对这些恶犬嗜血的目光,都会胆战心惊的不敢大声说话。

      即使这一头头彷佛要吃人的恶犬被关在铁笼子里,一点安全感也没有的卓子强还是不敢发出大叫声,免得引来这一头头恶犬的狂吠。

      然而事实证明,卓子强想多了。

      游戏最精彩的部分,还没有正式开始。

      当肥仔认真详细的把每一头恶犬的特点给卓子强介绍完毕后,见对方始终没有挑出他认为的品质最好的品种,于是看向陈永仁:“陈sir,我们这位卓先生看来眼光很高啊,这十头小可爱他好像都没有看上。”

      正处于哆嗦中的卓子强闻言,立刻看向身旁的肥仔,他实在想不明白,这个死胖子是怎么把这十头令人恐惧到极点的恶犬和小可爱这个词汇联系到一起的。

      “很正常,”看着卓子强的可怜模样,陈永仁给出了一句很中肯的评价:“两口子谈恋爱,都还要讲究个朝夕相处,床头吵架床尾合,更何况卓先生和它们也才刚认识。”

      说罢,看着卓子强苍白到一丝血色都没有的脸庞,陈永仁指着剩下最后一个明显比十个小铁笼大上数倍的大铁笼说道:“卓先生,既然你还不是很了解这十头小可爱,那就请你先和它们好好聊聊吧。虽然你不姓汪,但是你同样可以问问它们的梦想是什么。

      毕竟无论是人还是狗,生活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里,怎么可能会一点梦想都没有呢。我相信,它们肯定会很乐于和你分享它们的梦想。到时候,你就可以在这些小可爱中挑出最可爱的小宝贝了。”

      说罢,陈永仁朝一直抓着卓子强脑袋的黑西装保镖点了点头。

      得到陈永仁的指示,这名保镖立刻抓着卓子强走向大铁笼。

      被抓着脑袋拖向大铁笼的卓子强完全不理会头皮的疼痛,看着越来越近的大铁笼,再看着关在另外十只小铁笼的恶犬,连忙大声喊道:“不、不、不,我不要,陈sir,求你了,请不要这么做!”

      想到接下来可怕的下场,原本已经没有多少力气的卓子强突然再一次恢复了力气。

      陈永仁并没有说话,只是笑呵呵的看着快要被拖入大铁笼的卓子强。

      刚进入大铁笼,感受到铁栏杆的坚硬触感,再看到已经有保镖把关有罗威纳犬的小铁笼拖过来的时候,想到剩下那九头张着血喷大口的恶犬,卓子强终于喊道:“我说,我说,陈sir,不管你想知道什么,我都说,我会把你想知道的所有东西都告诉你!”

      “会不会太勉强了,我这人最不喜欢勉强别人做不想做的事情。”

      “不勉强,一点也不勉强。”

      听着卓子强的凄厉喊叫声和哀求声,看着对方涕泪横流的模样,陈永仁无奈的叹了口气:“唉,

      我这个人就是心太软了,见不得别人这样求我。本来我还想让你和这些可爱的狗狗好好亲近亲近,培养一下彼此的感情。不过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

      听了陈永仁的话,不用肥仔吩咐,他带来的手下都停止了移动小铁笼的动作。

      然后,在卓子强大喘气的表情中,他终于被拖着离开了这个让他恐惧到极点的可怕大铁疙瘩。

      更让卓子强放松下来的是,其余的黑西装保镖也停止了准备打开小铁笼的动作。

      看着这一切,卓子强知道,他终于不用享受那种让他恐惧到极点的事情了。

      “好了,说吧,人在哪里?”看着被拖到脚下的卓子强脸上放松的表情,陈永仁轻轻踢了踢他的大腿。

      “渣甸山,渣甸山毕拉山径1086号。”

      听了卓子强说出的地址,陈永仁轻轻摇了摇头:“不得不说,你这家伙藏人还真有意思。谁能想到,那头价值五亿,哦不对,是价值十亿的肥猪被你关在那个山腰中。”

      听了陈永仁的调侃,卓子强连连点头:“是、是、是,我错了,是我猜测蒙了心,竟然做出这种事情。”

      卓子强现在没有别的想法,他只想陈永仁能够给他一个痛快,而不是接受之前那种可能让人恐惧到极点的事情。

      当然了,如果有可能的话,卓子强最希望的还是陈永仁能够饶他一命。实在不行,把他送进监狱里接受劳动再改造也是好的。

      以往在卓子强眼中是个不归之地的监狱,此时已经成为了他极度渴望,却又很可能求而不可得的神圣场所。

      陈永仁赖得继续理会卓子强,朝肥仔点了点头。

      早有准备的肥仔机灵的拨通了一个号码:“你现在立刻带一伙弟兄去渣甸山毕拉山径1086号,救出一个叫何龙涛的胖子,”

      不等肥仔把话说完,陈永仁突然补充了一句:“我要活的,那头死胖子可以重伤,哪怕是残疾或者只能多活几个小时也没关系,但是必须是活的。”

      肥仔点了点头,连忙把陈永仁的话转述给了电话另一头的手下:“要活的,可以重伤,哪怕是残疾或者只能多活几个小时也没关系,但是必须是活的。”

      已经被保镖松手扔在地上的卓子强听了陈永仁这个补充,不禁有些错愕的看着陈永仁。

      卓子强有些想不明白,既然这个陈永仁想要救出那位何裕基的儿子,为什么又会下这么一道命令。

      感受到卓子强眼神中的诧异,陈永仁只是笑了笑,并没有搭理他,而是转身走向关押藏獒的小铁笼。

      藏獒,产于东方的高原海拔高低温地。因为独特的地理气候环境,造就了藏獒冷酷果决力气大,体貌彪悍攻击性强的特点。

      世界公认,藏獒是最古老仅存于世的稀有犬种。

      相比起其他翻脸就咬主人的恶犬,藏獒的名声要好上很多。当然,这里的好名声针对的是那些养藏獒的主人。

      根据市面上的说法,藏獒一生只认一个主人。在藏獒的世界里,只有“主人”和“陌生人”的区分。所以一旦它认了主人,它的余生都会对这个主人忠心耿耿,对于它以及主人的敌人,则会血猩异常。

      不过,这些说法陈永仁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毕竟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崇尚个人战斗力至上的他,并没有养恶犬来辅助攻击的习惯。所以对于这些全世界的知名恶犬,他一点也不了解。

      小铁笼中的藏獒感受到陈永仁投过来的目光,本来还高昂着头的它和陈永仁对视了片刻,看着陈永仁彷如幽泉一般的深邃目光,对外界危险感知极其敏锐的它缓缓低下了头。

      不过,这个过程中,藏獒身上一团团的毛却彷如一根根钢针一样竖起。

      同时,藏獒的嘴里还发出一阵轻微的低吼声:“吼、吼、吼……”

      通过数据解析,看着藏獒快速流动的鲜血以及紧绷的肌肉数据,陈永仁知道这个小可爱正处于蓄力爆发的状态中,于是轻轻拍了拍小铁笼的铁栏杆。

      “啪、啪、啪……”

      “汪、汪、汪……”

      听着这头藏獒低沉雄厚的嘶吼声,陈永仁脸上笑容不变,目光却是平静的与藏獒包含动物杀意本性的眼神再一次碰撞在了一起。

      只一接触,陈永仁的童孔微微扩张。下一刻,藏獒的头趴得更低了,嘴里的低沉吼声也变小了许多。

      对于外界环境的危险,动物的感知能力向来非常敏锐。从陈永仁的身上,这头藏獒感受到了一股强烈到它快要摇尾巴乞求的危险感。

      如果不是流淌在藏獒血液中的骄傲不允许它这么做,这头藏獒说不定还会发出“呜、呜、呜……”声。

      见到藏獒这个变化,陈永仁笑了笑,没再搭理这头藏獒,转头看向剩下的杜高犬、巴西非勒、日本土左、比特犬、加纳利犬五头恶犬。

      一一扫过这五头形态各异,却都是在全世界出了名的凶恶犬种,看着它们在自己目光的逼视下一个个乖乖趴下脑袋的行动,陈永仁非常的满意。

      在这个世界上,凡是被他盯上的猎物,无论是人还是狗,都必须乖乖跪在地上任由他随意施为。如果这其中有谁试图反抗的话,陈永仁不介意让它们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痛苦。

      这一幕幕画面,自然也被一直关注着陈永仁所作所为的卓子强看在了眼里。

      看着这样的恶犬在陈永仁的注视下,都乖乖的和一个鹌鹑一样,卓子强的呼吸不禁停滞了片刻。

      【这个家伙,竟然恐怖如斯,连这些世界知名恶犬都这么怕他。】

      陈永仁并不知道卓子强心中不敢说出的想法,否则他一定会对卓子强说:“狗再这么可怕,它也只不过是我们手中的工具罢了,这个世界的主宰者仍然是我们人类。

      向来只有人欺负狗,什么时候轮到狗欺人了。”

      就在这时,肥仔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叮铃铃、叮铃铃。”

      打开手机,肥仔立刻问道:“人救出来了吗,死了没有?……嗯,嗯,好的,我知道了,你们继续等我消息。”

      一边说着,肥仔用手遮挡住了手机话筒的位置,对看向他的陈永仁说道:“陈sir,人已经救出来了。那位何龙涛的命真大,并没有缺胳膊断腿,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而已。”

      顿了顿,看着一脸期待看向自己的卓子强,肥仔想了想,还是认真说道:“对了,虽然那位何龙涛没有死,但是你的三名手下老狗、鼎爷还有昆西,却已经先你一步离开了。”

      对于自己三名手下的下场,卓子强此时已经无心理会了,他只想知道陈永仁接下来打算怎么处理他。

      “陈sir,人既然已经救出来了,能不能饶我一命,我愿意进监狱接受再改造。我保证,等我出来后,uu看书 www.uukanshu.com 一定老老实实做人。”

      “饶你一命。”看着卓子强,陈永仁轻轻摇了摇头:“不让你和这些小可爱来多次亲密的接触,我就已经饶你好几命了。卓先生,做人不要太贪心。”

      尽管早已猜到自己多半会落得这个下场,但是亲耳听到陈永仁说的话,卓子强还是有些不甘心:“陈sir,就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人的本性都是贪婪的,在知道自己不会再与那些可怕的恶犬有接触后,卓子强自然想再努力争取一下。

      看了卓子强一眼,陈永仁摇了摇头,没再搭理他,而是对何龙涛说道:“这家伙交给你了,我现在要去见见那位倒霉的何家大少爷。”

      肥仔听了,指着周围十只铁笼里面的恶犬问道:“陈sir,这些狗怎么办?”

      “这些狗嘛,”说到这里,陈永仁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一大群以爱狗之名行犯罪之实的动乱游行分子:“港岛不是有很多爱狗人屎嘛,它们不是一直都认为狗命比人命还重要,为此不惜攻击那些以狗肉为生的市民嘛。

      既然这样,那就把它们抓来,让它们与我们的小可爱们好好聊聊,看看还有什么是它们这些爱狗人屎能替这些小可爱们做的。毕竟,我们那个大铁笼很适合与狗狗培养感情了。

      对了,把那些爱狗人士的家人也带上,身为一家人,当然要一起享受与小可爱们玩耍的乐趣。

      到时候,再让这些小可爱们陪他们一起下去吧。我想,它们双方肯定都会很满意我们的安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