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6章 大豪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第1036章大豪杰

      说完话王申甩甩袖子走了,他不想留在这里,看着那些痛苦的眼睛,他怕自己会跪下来哭泣。崔子虚那个***的,他出的主意自己不出头,去让别人来说。王申走后,众人一下子退去,他们看着那板块烤肉,有的只是恐惧和胆颤,他们躲着,有多远就躲多远。可是理智又能维持多久呢,第五天的时候,终于有人饿的要发疯了。

      曾经有一个智者说过,人与万物没有区别,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生存,当生存需要,欲望就会战胜理智,变成一头畜生。

      易子而食,人肉充饥,从来不是传说,当饿到失去理智,填饱肚子就成了最原始的需求,只需要填饱肚子,至于吃什么根本顾不上去分辨,有的人吃土,有的人吃石头,有的人吃人肉。当第一个人走向半块烤肉,接下来就是一群人跑过去分食之,终于,天王寨内分食烤人肉成了常态。

      天王寨外,铁默坐在大帐内陪徐美玲玩猜拳游戏,金泰姬则在三娘教导下学着汉家礼仪,一直按兵不动,其实就是等待着天王寨的消息,只要天王寨饿的没有反抗能力了,便是动手的最佳时机。终于消息传回来了,沙雕进入大帐,只是沙雕的神色似乎并不怎么开心,铁默心下咯噔一下,难道又出了什么变故?

      「怎么回事儿,出去一趟绷着脸回来,本王没管你饭吃?」铁督师开个玩笑轻松下,可沙雕依旧脸色阴沉,「殿下,你是管属下饭吃了,可金子山也管天王寨饭了。」

      「什么?」铁默闻言一愣,又狐疑的看了看金泰姬,那意思好像是在说,你金公主不是信誓旦旦的说天王寨所有吃食全在宝寨的么,怎么现在又有饭吃了?金泰姬被赵殿下看得浑身别扭,忍不住反抗道,「殿下,你如此看我作甚,天王寨一应辎重往常全在宝寨的啊。」

      沙雕也不藏着掖着了,只好实话实说道,「殿下,这两天一直留着天王寨的,可今天中午,金子山下令全寨开始吃人肉了。宝寨烧焦的几百具尸体,已经被充当了军粮!」

      「啊?」铁默猛地站了起来,脸色变了又变,吃人肉,以前只见张献忠的流寇干过这种事,没想到在朝鲜再次见识到了。可区别太大了,王庆吃别人,金子山时吃自己人。

      金子山真不愧是枭雄人物,这种事也干得出来,不过不得不承认,吃人肉是眼下天王寨最好的选择,那些尸体足够支撑五千人吃半个月了,晋北军和虎头军却不一定能再坚持半个月。南浦周围的情况有多复杂,铁默比谁都清楚,李资谦不出兵,那是犯了疑心病,时间久了,谁敢保证他不进攻南浦城?汉江李庆浩最近也是蠢蠢欲动,总之,不能拖太久的。

      铁默绝不会看着金子山熬过这段时间的,所以他稍微想了想,便有了主意,「金泰姬,从明天起你就去天王寨外边晃悠,告诉天王寨的人,只要肯出寨投降的,本王概不追究,赏顿饱饭,若不愿意离开还可以入虎头军随军征战。另外,让你的人每次吃饭的时候全都去帐外吃,最好在天王寨外边埋锅造饭,现在正值北风,让伙夫多放油多加荤,把香味儿都飘天王寨去。最后嘛,朝天王寨喊话,谁能活捉金子山送到本王面前,本王赏他一辈子顿顿美味佳肴。」

      铁默有命令,金泰姬却扭扭捏捏并不怎么情愿,「你的许诺是不是太没诚意了?顿顿美味佳肴,难道不赏黄金万两,封千户侯?」

      「呸,金子山算个什么玩意,他已经混到这地步了,也就值顿美味佳肴,千户侯?他值么?」铁默撇嘴冷笑,还黄金万两呢,现在金子山等于半截子入土的人了,真不值这么多钱,要开这个价,那对那些浴血奋战的晋北军将士就太不公平了。天王寨的人都饿疯了,现在连人肉都开始吃了,恐怕美味佳肴的诱惑力比那黄金要强多了。

      腊月十九,天气阴,

      就像此时的天王寨阴森森的,每个人小心翼翼又锋芒毕露,就好像谁都想把自己吃了,当然自己也想把别人吃了。天王寨的人变成了一群野兽,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填饱肚皮。

      又快到饭点了,不知道哪几个倒霉鬼又成了盘中餐,当当当,突然寨子外一阵响声,往外看去,那些虎山的人正在埋锅造饭,一口口大锅热气腾腾,没有多久香味儿随着寒风飘入寨中。多少日子没见过油腥了,如果说烤人肉让他们变成野兽,那此时的香味儿让他们有恢复了几丝人性,毕竟如果能不吃人肉,谁愿意干这种噩梦缠身的事情呢?

      一个美如鲜花的女子盛装走来,她手中握着那柄象征王国至高权利的孔雀权杖,隔着一段距离,依旧能看到绿宝石发出的幽幽亮光,是金泰姬,天王寨中,没有几个人不认识这个金氏后裔最美的女人。

      「我朝鲜的儿郎们,放下你们的武器吧,本公主向你们保证,本公主与金子山乃是家仇,与你们并无干系,只要你们放下武器走出来,本公主保证不害你们,并给你们一顿饱饭。如果愿意离开,自当奉上盘缠,若不愿意离开,我虎头军随时欢迎你们。那个可恶的金子山,他祖上夺我江山,找他报仇又有何错,大宋摄政王殿下已经下了命令,如果谁能活捉金子山送到殿下面前,殿下将保证他今后的日子顿顿美味佳肴。」

      金泰姬的话一遍遍传着,许多天王寨人已经开始舔嘴唇了,美味佳肴,光想想就觉得受不了,不需要美味佳肴,只需要吃上一口那锅里的饭就好了。恰在此时,虎头军士兵开始盛饭了,他们不回帐中,就坐在天王寨不远处大快朵颐,吃的那叫一个欢快,一个个吧嗒着嘴,声音之响,好像生怕别人听不到似得。

      天王寨的人忘却了人肉,他们看着热腾腾的饭,只有羡慕嫉妒恨,哈喇子直往下流。赵殿下的主意是好的,效果是显著的,一下子就将一群野兽重新拉回人间,这让金子山最后的计谋变成笑话。金子山不就是希望这些人变成一群野兽么,那样这群野兽一旦冲出来就会变得无所畏惧,杀伤力极强。可要是变成人,那对不住了,天王寨会摇摇欲坠。

      很快青龙寨里跑出来上百人,猛虎寨也有人跑了出来,金泰姬果然守信,当即给他们饭吃,还让这些坐在天王寨外放心大胆的吃,好像在告诉那些没来的人,看到了吧,饭里没有毒。

      对一群恶疯的人来说,饭的诱惑力无法抵抗,就这样,天王寨三寨开始有人陆陆续续的逃跑,今天三百,明天两百,本来就五千多人的天王寨,又能撑多久?崔子虚下令死守寨门,不让人外逃,可那没有用,有时候连守寨门的人都跟着一起跑了。

      到后来,逃跑会被杀,于是大家伙就开始争着去守大门,就这样,五天过去了,五千多人的天王寨跑了一半还多,而剩下的两千余人也不愿意吃人肉了。

      金子山面如死灰的坐在榻上,到了此时,他已经没了希望,剩下两千多人到明天又能剩下多少?铁默啊铁默,为何手腕如此多,开战一来,几乎是招招致命,溃败则诱敌深入,随后伏兵杀出,一把火烧了宝寨,现在又用美食打破了最后的防御。崔子虚来了,才几天时间,崔子虚就像老了好几岁,「大王,咱们输了。」

      金子山愣住了,因为崔子虚从来不是一个轻易服输的人,这次确认熟了,还如此干脆,看着眼前的崔子虚,金子山想问什么,可张开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因为他感到了一阵眩晕,紧接着看到崔子虚从袖子里掏出一条绳索。

      将金子山绑个结实后,崔子虚跪在地上重重磕了三个响头,有些悲戚的说道,「大王,不是崔某不忠,可眼下已经陷入绝境,再无翻盘可能。崔某已经尽力了,事不可为,徒叹奈何,既然败局已定,大王就成全崔某一次,崔某上有六十岁老母,有妻女四口,崔某别无选

      择。」

      腊月二十一,冬天的第一场雪下来了,鹅毛大雪随着寒风扑打在脸上,就在这个白雪笼罩大地的日子里,晋北军打开了天王寨的门,铁默迈步走进了这座宏伟的山寨。天王寨,寨如其名,拥此寨,则为天王之选。

      金子山被绑在大堂柱子上,他没有喝骂,没有愤怒,因为他败了,败得彻彻底底,既如此,又何必再逞匹夫之勇。他不怪崔子虚,崔子虚这些年鞍前马后,誓死效忠,他在彻底绝望的时候才选择自己的家人,并没有对不住他金子山的地方。

      就算崔子虚不如此做,也会有别人这样做的,既然美味佳肴可以给予,为什么不给自己最得力的部曲呢,崔子虚做了那么多事,这也算自己对崔子虚的一点报答了吧。

      「你就是金子山?听说你很嚣张,瞧不起本王,还杀了本王的爱将,那么现在呢?」铁默淡淡的笑着,目光却锐利如刀,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金子山看着眼前的铁默,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铁默呢,看着这位传说中的大明豪杰,他突然后悔了。此人眉宇间英气勃勃,目光锐利,举手投足间气势不凡,如果见过他,也许就不会选择对抗了吧,也许真的是他金子山太自大了,朝鲜终究不是大宋,大明朝就算再怎么样,依旧是那个天朝上国,天朝的大将,终究是独一无二的雄杰。

      「我输了,你赢了,也许某一天,朝鲜会在你脚下,本王恭贺你,铁默....天上如何?」

      「登山之高则为天,天之高处不胜寒,金子山,人无来生,所以不会再见!」

      铁默伸出手,徐美玲递过鬼头刀,墨黑色秦王刀,闪电般划过,随后瞬间回到刀鞘,就像它一直在沉睡。金子山的头滚落在地,但笑容却永久的停在了他的脸上。

      金子山的死,可以说属于金家王朝的时代结束了,虽然金泰姬还在,可明眼人都知道这位公主殿下无心于此,早晚有一天虎头军会并入晋北军,至于晋北军还会不会从朝鲜撤出,就要看将来形势的发展了。

      一身黑色锁子甲的晋北军士兵占据了天王寨,他们抬着高傲的头颅,铁枪林立,拱卫着一条过道。经过十几天的恶战,最后投降的天王寨士兵足有四千多人,这些人耷拉着脑袋站在白虎大堂外,鬼头刀杵在地上,旁边摆着金子山的人头,铁默面色如常,仿佛周围无一物一般,这份从容和自信,让那些俘虏无比畏惧,在他们看来金子山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人物了。

      能在李资谦和王本固的围剿下将天王寨建设的越来越庞大,可谓是当世人杰了,可铁默一刀砍掉金子山的人头干脆利落,没有一点停顿,仿佛砍死一个普通人。也许这位殿下从来没将金子山放在眼里过,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从关中一路走来,碰到过敏特、多尔衮到沃勒尔,这些人哪个不比金子山强大许多,在这些人面前,金子山所谓的成就根本不值一提,他自己就像跳梁小丑一般。

      朝鲜人从来没真正的走出过半岛,半岛的狭小限制了他们的眼界,如果他们走出去,就会发现原来天下如此之大,整个朝鲜就是一块弹丸之地,所谓的朝鲜大王,顶不过一方处置使。

      铁默需要俘虏畏惧,所以他没有丝毫犹豫,直接砍下金子山的脑袋,今日所作所为,确实很有效果,这些俘虏怕了,在他们眼中,手持鬼头刀的铁默高大伟岸,不可战胜,「都听好了,你们之中有些人听得懂汉话,那就仔细听着,本王不管你们之前做过什么,但既然决定留下来,那就要尊本王的命令。本王会对你们一视同仁,军功共享,可要谁敢违抗军令,干些不三不四的事情,休怪本王手下无情。还有,你们最好放聪明点,别在本王面前玩弄你们的小心机,谁要是敢里通外敌,定斩不饶,听清楚了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