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9章 诡异之树的秘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本来眉飞色舞的童肥肥,想到一起中招的还有钟乐怡,还有那么一大批人,脸色一下子又垮塌下去了。

      担心的还不止是钟乐怡,也包括其他人。

      毕竟,这次去乌梅社区执行任务,他童迪算是个带队的。

      队伍没带好,直接掉坑里去了。他这个带队的蛇头,绝对是有责任的。

      所以,他的兴奋之情没持续多久,便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跃哥,这批队伍,精神系觉醒的人,就我一个。我这个办法,他们很难复制啊。”

      江跃点头道:“我也琢磨过这个问题,靠他们自己,肯定是不成的。不过你既然可以用精神力自我检查,应该也能用这种方式帮钟乐怡解决掉麻烦吧?”

      童肥肥闻言,稍微沉思片刻,发现江跃这个提议应该可行,顿时脸上现出狂喜之色。

      “好主意,我的精神力已经可以足够操控一个非精神系觉醒者,完全操控对方的意识,控制对方的身体都不是问题,那么为对方解决掉诡异之树的麻烦,应该也是可以操作的。”

      童肥肥一拍大腿,主动道:“跃哥,要不我先替毒虫驱除?他的战斗力最强,他恢复战斗力,对大家帮助更大。”

      “肥肥,你第一个驱除的不是钟乐怡,信不信她回头让你跪搓衣板?”

      童肥肥哼哼道:“跃哥,小看人了吧?要说我在小钟跟前,那地位绝对不是吹的。”

      “啧啧,是吧,那我真得回头问问小钟,看看到底是你嘴硬,还是膝盖更硬。”

      “嘿嘿,你尽管问,要是小钟能因为这事生我气,就算我输。”

      “行,那我现在就出去问。”江跃作势要起身朝外走去。

      童肥肥脸色顿时一垮:“诶诶,跃哥,你干什么?我刚才想了一下,我觉得还是先替小钟驱除更好。毕竟小钟是我女朋友,她肯定信得过我。她先带头,其他人才不会疑神疑鬼,对吧?”

      江跃似笑非笑道:“你确定?”

      “必须的啊。这个时候人心惶惶,咱要稳定人心,必须有自己人先带头表率嘛!换其他人的话,他们肯定会担心,万一我失手把他们给治死了怎么办?”

      江跃嘿嘿笑了笑,却也没有再说什么。

      童肥肥已经有过经验,接下来给钟乐怡驱除诡异之树的麻烦,江跃自然不会留下来旁观。

      万一人家情意绵绵的时候,情不自禁做出一些不宜描述的亲密举动来。

      他留在现场岂不是扫兴。

      江跃刚才童肥肥用精神力对付那诡异之树的体内种子,对这玩意也有了一番认识。

      这玩意其实具备一定的自主能力,而且具备一定灵智,甚至能躲避童肥肥精神力的追踪。

      不过说到底,诡异之树大面积植入,注定不可能跟对付某一个人那样细致和深入的。

      这就让这种子还没难缠到让人干瞪眼的地步。

      而且,江跃猜测,诡异之树植入这些种子,要想达到控制这些人的目的,肯定是要耗费一些自身的生命精华的。

      不然的话,这些种子又怎么具备那些微弱的灵智呢?

      而这样大面积的植入,肯定是不小的消耗。就算诡异之树强大无比,这种消耗终究还是有所顾忌的,不可能为所欲为。

      正如诡异之树寻找代理人,整个星城,江跃虽然不知道代理人到底有多少,但有一点江跃可以肯定,这个数目肯定没有泛滥。

      而理论上,这种代理人肯定是越多越好的。

      为什么没有泛滥?不是诡异之树不想,而是它办不到。

      准确地说,想要控制这些代理人,尤其是深度控制,对诡异之树的消耗绝不是微小的代价。

      江跃不确定诡异之树植入这批人体内的种子,具体有什么阴谋野心。可江跃猜测,无非就是两点。

      要么是操控这些人,把这些人培养成代理人。

      要么是把这些人当灵源,当媒介,为它的进化铺路。

      这两种可能性,江跃个人判断更偏向于第二种。

      江跃走出房间,来到外头。

      毒虫护法见江跃出来,似乎眉宇之间有些郁结,看上去心事重重的样子。他不敢怠慢,从暗处跳出来,恭恭敬敬招呼道:“江先生。”

      “毒虫,你当初跟着冰海先生混,对这诡异之树了解有多少?”

      “冰海先生其实不太愿意聊诡异之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其实冰海先生对诡异之树内心深处,其实是有些抵触的。”

      “这话怎么说?”江跃有些惊讶起来,他一直觉得,冰海肯定是诡异之树的死忠。

      不然那一晚怎么会那么拼命,不仅仅是在扬帆中学肆虐,那一晚冰海更指挥各种邪祟怪物在整个星城肆虐,搞得整个星城几乎翻了天,不知道多少幸存者在那一晚被邪祟怪物干掉,含恨而亡。

      “冰海有冰海的野心,只不过他最早受制于诡异之树。后面虽然自我觉醒了很多天赋,但受制于诡异之树的现实却改变不了。而诡异之树一直把他当做是一个杀戮工具,并未将他视作最心腹的人选。这一点相信江先生也知道的。诡异之树最信任的,是那个最神秘的代理人,也就是您后来说的青冥先生。这个青冥先生,说实话我都不知道他的存在。他能得到诡异之树那么多好处,可见诡异之树真把那家伙当成最铁的心腹。就像冰海大人最信任石人和影子护法一样。”

      “所以你说这么多,是想告诉我,因为冰海大人不怎么愿意提诡异之树,所以你们对诡异之树了解很少?”

      毒虫嘿嘿一笑,摸了摸鼻头:“确实了解不多。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冰海大人内心深处,绝对有过反叛诡异之树的念头。我曾经暗中观察过,他跟石人之间,有过一些推演。这些推演应该都是如何反制诡异之树的。”

      “你确定吗?”江跃动容。

      要是这样的话,冰海和石人这伙人被干掉,还真有些可惜了啊。

      要说绝对战斗力,这二位是他遇到过所有对手中,最难缠的两个。要是这两人真有对付诡异之树的念头,那完全是可以团结的对象啊。

      “我不确定……”毒虫尴尬地笑了笑,“这只是我暗中观察,没有实锤证据。您也知道,冰海最器重的人,并不是我。”

      江跃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忽然问道:“据我所知,诡异之树控制这些代理人,有它的手段,它在每个代理人身上,都种下了诡异之树的个人印记,以此来挟制代理人,让这些代理人无法反抗,更不可能背叛它。”

      “没错,这大概也是冰海想跟诡异之树反目的最大原因。冰海一开始被诡异之树看重的时候,天赋还没完全觉醒,对自己实力认知不够。后来天赋完全觉醒,加上各种机遇,就相当于翅膀硬了,完全有单飞的能力。这种情况下,诡异之树在他身上绑着一根线,随时牵扯他,甚至可以轻松毁灭他,自然是他完全不能接受的。这应该是矛盾的核心点。不过在我面前,冰海大人是从来没有表露过这些情绪的。”

      “那么,你们身上,难道诡异之树没有做手脚吗?按理说,像你和石人这种级别的强者,诡异之树怎么会放弃对你们的控制?”

      “呵呵,我们只是冰海的手下,诡异之树知道我们是谁?而且,它要利用冰海,肯定不能吃相太难看。如果对冰海的每一个手下都要亲自控制,那让冰海哪来的安全感?而且也太打脸了。万一冰海怒了,撂挑子不干了,诡异之树要找到冰海这种好的打手,难度也是很大的。”

      “那说起来,你们还是幸运的啊。”江跃叹道。

      “其实也谈不上什么幸运不幸运。我后来也推测过,也许并不是诡异之树不想,而是它可能根本做不到操控这么多人。”

      “哦?”这个猜测,倒是让江跃精神一振。

      这跟江跃之前猜测的一些东西,已经有些无限接近了。

      诡异之树通过这些手段操控代理人,它是需要付出一定代价的。这个代价应该涉及到诡异之树自身的生命精华,精气神这些。

      “江先生,您是聪明人,对诡异之树也研究了这么多。我相信您一定也有些结论的。诡异之树一直在全力追求进化。而它的进化之源,就是源源不断的灵力补给。这些灵力补给,可以是来自灵树灵种,也可以是来自自然界各种灵物,但真正唾手可得的,还是不断冒出来的觉醒者。觉醒者是它眼下能够获得的灵源里,最易得,最便捷,成本最低的。”

      “不错啊,毒虫,你这脑子,要是被诡异之树看重,说不定成就也不会低过冰海呢。”

      “呵呵,别说是低过,就算高过他又怎么样?最终还不是工具人?我早就看透了,就跟冰海用生命灵液透支我的身体那样,诡异之树何尝不是在极限透支冰海?如果它不给冰海施加那么大压力,要他干这干那,他也不会那么激进。他若不是那么激进,也就不会死于非命。所以说,归根结底,还是诡异之树的原因,它才是问题的根源。”

      “要是冰海当初器重你,跟器重石人一样,那一战的胜负,可真不好说啊。”江跃叹道。

      毒虫摇了摇托,对此显然看得很开。

      “要我说,这些都是命。冰海的觉醒天赋已经强到不可思议了。可他到底没上过多少学,能力进化了,脑子却没进化多少。他要是稍微有点脑子,绝不会被诡异之树逼迫到那种程度还不敢反抗。”

      “也许不是不敢反抗,是根本反抗不了?”江跃沉声道。

      “不不,据我所知,冰海觉醒了黑暗天赋之后,他已经摸索出一些办法,来压制诡异之树在他体内留下的麻烦。虽然他还做不到根除,但是控制几个小时,让它短时间内无法爆发,无法伤害冰海,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竟有这种事?”江跃简直有些不可思议,如果冰海都能达到这种程度,他为什么还会被诡异之树逼迫?

      “其实还不止啊。”毒虫叹道,“传闻,其实冰海的黑暗属性天赋神奇无比,他几乎可以做到换壳再生。说通俗点就是,他可以舍弃自己那具躯体,另外找一具躯体来制造另一个他。江先生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吧?”

      “意味着他可以完全摆脱诡异之树的操控?舍弃掉那具被诡异之树动过手脚的躯体,另起炉灶?”

      “是的,就是这么回事。”

      “那他为什么不干?”

      “谁知道呢?也许是这个能力还不够成熟?也许是对自身躯体的不舍?也可能是觉得依旧没有绝对把握对付诡异之树?”

      毒虫摇了摇头继续道:“所以我说那都是他的命。”

      “那么,冰海跟石人,到底有没有推演出什么具体的心得呢?”

      “我不知道……”毒虫苦笑道,“我连这个都是猜测的,更不可能知道具体有什么心得。但我隐约知道,诡异之树怕火。还有一点,诡异之树对地表世界的杂质还不适应,地表世界的杂质,对它会有极大的污染力。所以,它吸收灵源的时候,都要通过触须来提纯的。那些触须就是为他排除杂质的工具。要是不提纯,它没办法直接吸收灵源。灵种植物的灵源还好,觉醒者的灵力,它必须通过植物作为媒介来提纯,然后通过根须二次提纯。在乌梅社区,那一个个巨大的果实,结在树上,其实都是提纯的手段罢了。”

      原来如此。

      江跃还觉得奇怪,以为这是诡异之树故意搞出来吓人,神神道道的玩意。

      原来还有提纯这个原因。

      诡异之树不适应地表世界的杂质,这一点,从毒虫嘴里又得到了证实,这是江跃不止一次了解到的事实。

      诡异之树之所以进化速度缓慢,一直不能在星城尽情肆虐,最大的原因还是它不能适应地表世界。

      江跃忽然明白一点……

      也许自己跟诡异之树多次交手,并不是诡异之树战斗力不够,而是诡异之树不愿意在地表世界跟他纠缠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