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章 龙头骨(4200)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这神秘小鼓的鼓声居然有效!

      眼见众人在鼓声响起的瞬间便纷纷恢复了理智,眼神与表情也恢复了正常,吴良顿时喜出望外。

      完全可以想象,若是方才的情况持续下去,瓬人军众人必将面临更大的危机,说不定便要陷入自相残杀的境地……

      说起来这神秘小鼓已经数次在最为危难的时刻将他们救回。

      虽然直到现在吴良依旧无法确定的说出这神秘小鼓究竟是什么来头,但它的鼓声居然能够抵消应龙骸骨发出的龙吟或龙威,这便已经足以说明它的来头究竟有多大,就算不是传说中的夔牛,也必然与上古时期的某种神兽异物有关。

      也难怪齐哀公下葬的时候会命人将这神秘小鼓葬入自己的棺椁之中,他必然发现了神秘小鼓的厉害之处,只可惜并未留下相关的文献记载加以说明。

      与此同时。

      吴良也对甄宓所说的龙吟或龙威有了一个大概的判断,至少从方才众人出现的状况来看,龙吟或龙威八成就是一种常人无法听到的次声波,人或是动物受到这种次声波的影响,便会不自觉的产生恐惧之感,甚至神经失常做出一些过激的举动。

      “诸葛贤弟,这面小鼓交给你了,从现在开始你每过一个呼吸的功夫便敲击一次,确保我们查探这副龙骨的时候鼓声不会停歇。”

      吴良先是将神秘小鼓取了下来,交到了一同转醒过来的诸葛亮手中。

      “嗯。”

      诸葛亮此刻也大概明白了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自然也清楚吴良此举究竟何意,当即将神秘小鼓挂在胸前开始敲击。

      接着吴良又回身将典韦扶了起来,笑着为其宽心道:“典韦兄弟,你快快也起来吧,此事乃是不可抗力所致,无论如何也怪不到你身上。”

      “可是……”

      典韦还想说些什么。

      “典韦兄弟,接下来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你万万不可再因此事分心。”

      吴良知道典韦的性子,这家伙其实也是个完美主义者,做什么事情都力求做到最好,此刻为他宽心倒不如给他安排新的任务,一来可以转移他的注意力,二来又可以被他当做“将功赎罪”的机会,于是立刻又正色道。

      “诺!”

      典韦果然吃这一套,闻言立刻站直了身子,拱手应道。

      吴良点了点头,又回头看向其余众人询问道:“各位,你们也都安然无恙吧?”

      “多亏了公子及时出手,否则小人说不定便要被老童子射杀了。”

      杨万里故意揶揄道。

      “老夫那时控制不了自己……再说,你还是一样将连发弩对准了老夫,若非公子那小鼓敲得及时,究竟谁将谁射杀还说不定哩!”

      于吉也知道自己理亏,老脸虽然有些泛红,不过却还是坚持与杨万里争辩。

      “呵呵,虽然你那时不受控制,但说出的那番话却应该已经在心里藏了许久了吧?你这老童子真是不识好歹,我与你说过多少次,当初我乃是受公子之命救你,你不领情也就算了,还偏说我险些坏了你的道行,真是不知所谓!”

      杨万里屑睨道。

      “你又好到哪里去了?”

      于吉当即反唇相讥,“老夫自打跟随公子之后,已经养成了每日使用杨枝刷牙的习惯,你竟说老夫嘴里的味道便似粪坑中倒了一碗隔夜饭一般恶心,你如此编排抹黑老夫,还想要老夫领你的情?”

      此话一出。

      “噗……”

      “库库库库……”

      “这两个活宝……咯咯咯……”

      方才众人正处于神经失常的边缘状态,因此两人叫骂的内容并未听进众人心里,如今两人再提起这茬,尤其是杨万里那标新立异的形容,大伙立刻便忍耐不住,一个个抖着肩膀发出克制的笑声,忍得十分痛苦。

      “你们笑什么,这匹夫就是这么编排老夫的!”

      于吉竟还不明就里,鼓着眼睛看向众人。

      “噗哈哈哈……”

      众人终于再也忍耐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

      笑罢自然还要继续干正事。

      吴良很快便又在鼓声的伴随下重新对这副龙骨进行查探。

      此刻龙骨的表面看起来就像是海绵一般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圆洞,有的圆洞已经深入骨髓,有些则还浮于表面。

      不过饶是如此,龙骨的强度也必将大受影响。

      或许也正因为这是龙骨,才能够在这种情况依旧保持完整,若是人类或动物的骨骼,到了这千疮百孔的程度早已一触即碎,更不要说受承受方才那可怕的天雷袭击。

      很快,吴良等人便找到了那支被于吉不射射出的羽箭。

      此刻羽箭刚好通过一个小孔插入了龙骨之中,只留下后半截还留在外面。

      吴良伸手尝试将羽箭拔出,结果也不只是羽箭也对龙骨造成了损害,还是小孔中刚好有什么地方卡住了箭头,居然无法顺利的拔出来。

      “公子,不然还韦来试试?”

      典韦见状自告奋勇道。

      “循序渐进,不要用蛮力。”

      吴良主动让道一边,如此嘱咐道。

      “诺。”

      典韦随即错身上前握住箭身,而后慢慢的开始发力。

      结果没想到已经使出五成力道的时候这羽箭居然还是纹丝不动,于是只得回头用目光向吴良请示,得到吴良的肯定之后又继续发力。

      在这个过程中。

      “吱嘎——!”

      这副龙骨居然随着典韦的发力发出一声刺耳的声响,并且伴随着声响竟还向典韦发力的方向发生了一定程度的偏移……

      “停手!”

      吴良见状连忙叫停。

      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此刻这副龙骨虽然保持着完整,但若是发生如此程度的偏移,便随时都有可能轰然倒塌。

      届时这副完整的龙骨可能变成满地骨茬不说,瓬人军众人亦有可能被其砸伤或是压伤。

      “君子,这副龙骨恐怕已是风烛残年了……”

      甄宓望着这副龙骨,有些惋惜的说道,“它埋骨于此必然已有数千年之久,如今骨头变成了这副千疮百孔的模样,又不知已经经受了多少回天雷镇压,如此情形之下还能够维持部分龙威已实属不易,君子若是尊敬它,便最好不要再触碰它了,也算是给它一个最后的体面。”

      “最后的体面……”

      吴良咀嚼着甄宓的话。

      “吴有才。”

      说着话的同时,白菁菁也走了上来正色说道,“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古怪的声音比之前微弱了不少,如果之前那声音算是低吟浅唱的话,那么现在这声音已经变成了悠长的叹息,断断续续显得有气无力。”

      “这……”

      吴良闻言又看向了甄宓,下意识的问道,“宓儿,你是不是能够感受到它的某种特殊气息,因此才断定它已是风烛残年,才教我给它最后的体面?”

      一个九尾狐妖。

      一个应龙。

      两者都是传说中的上古异兽,只不过从出现的时间上来看,应龙必然是那个老态龙钟的老前辈,而九尾狐妖则是一个年轻了几千年的后辈。

      同为上古异兽……

      吴良有理由怀疑他们之间是不是存在某种常人无法察觉的联系,因此甄宓才会说出那样的话来。

      “只是心中莫名出现了一些共鸣,虽然妾身无法用语言将那种共鸣描述出来,但妾身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它应该已经撑不下去了。”

      甄宓点了点头,美眸中浮现出了一丝伤感。

      “好吧。”

      吴良吸了口气,“既然如此,便只好将这支羽箭留在上面了,希望它不会因此感到冒犯……我们再查查其他的地方。”

      ……

      这副龙骨周身都是相同的情况,吴良绕了一大圈也不曾发现什么值得特别注意的地方,最终他们一同来到了应龙那个埋于骨翅之间的如同小山一般的头骨前面。

      与身体上的那些骸骨不同,这头骨保存的却颇为完整。

      哪怕全身上下都被那些疑似“食骨蠕虫”的怪虫钻出了孔洞,但这头骨上却连一个最小的孔洞都不曾留下。

      是因为头骨的硬度不同,那些怪虫无法钻开?

      还是因为这头骨蕴含着某种力量,是的那些怪虫不敢轻易靠近?

      吴良暂时还无法作出判断,不过虽然头骨上没有孔洞,但仔细看去却会发现上面却布满了类似于某种符文的刻纹,使其看起来充满了神秘气息。

      “这些是……”

      吴良靠得更近了一些,凝神观察这些符文。

      它们看起来很像是一个一个的文字,每一个都很挺大,占据的面积直径最小都在十公分以上,只是与吴良印象中的象形文字或其他古文又有不小的区别,吴良一个都认不出来。

      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是。

      这些刻纹肯定不是自然生成,而是人为刻出来的……

      某种传承么?

      吴良想到了当初在晋阳城下的古迹中发现的那个兕头骨,左慈获得的尸解法传承便记载在那个兕头骨上面,并且上面也都是些吴良完全看不懂的刻纹。

      那时左慈便曾告诉过他,上古时期的祖先们在兽骨上刻下文字时也是有分类的,不太重要的琐事往往只会刻在一些宽大的肩胛骨或腿骨上,而贵族的纪事或祭祀、占卜一类的事宜则会刻在龟甲上。

      一个真正有价值的信息,才会刻在头骨上。

      并且根据信息的价值,头骨也是要分出了不少级别,鹿头骨、虎头骨、牛头骨、人头骨等等都在可以刻纹的范畴之内。

      总之越是珍贵的头骨,便表示上面记录的信息越宝贵。

      所以兕头骨上刻的都是尸解法那样秘法……

      这次可是龙头骨,这上面记载的信息岂不是要逆天?

      “老先生,宓儿,你们过来帮我瞧瞧这头骨上究竟刻了什么内容。”

      吴良压下内心的激动,回头将于吉和甄宓请了过来。

      这二人对古文的认知远超常人,尤其甄宓还要更强一些,当初在晋阳城下的秘境中便是甄宓通过狐仆在旁监督,才使得左慈在解读兕头骨上的文字时没有蒙蔽了吴良,反倒被吴良摆了一道,夺了他的遗世之物。

      “来了。”

      二人应声走上前来。

      这头骨上的刻纹个头很大,并不需要凑的太近才能看清楚。

      若是他们认得上面的文字,就算不知道从何处开头,也可以逐渐解读出来。

      结果才过了两分钟,于吉便已经皱着一张老脸回过神来,抱歉的对吴良说道:“公子,只怪老朽孤陋寡闻,这上面的老朽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怕是不能为公子翻译上面的内容……”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老先生不可妄自菲薄,这毕竟是数千年前的东西,许多文字都不曾流传下来,如何能够怪到老先生身上?”

      吴良对他笑了笑,摇头说道。

      这下便只能寄希望于甄宓了。

      此刻甄宓正蹙着柳眉一脸认真的盯着龙头骨上的刻纹,没有似于吉一样放弃,便说明她应该还是能够看出一些端倪的……

      见甄宓如此状态,吴良也不敢贸然打扰,只得耐下性子在一旁等待。

      如此等待了大约一刻钟的功夫。

      甄宓回过头来时,柳眉却并未舒展开来,而是有些迟疑的对吴良说道:“君子,妾身虽能认出其中大约三成的文字,也知道这些文字单独的意思,但是却难以将它们连在一起解读……有时就算是两个认得的字连在一起,妾身也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意思。”

      “怎会如此?”

      吴良微微愣住。

      “不过君子请看,这上面的文字中有多处带有这个符号。”

      甄宓又指着一个文字上面的一个类似于三叉树枝的部分说道,“这个符号在古文中乃是‘草’的意思,而与‘草’共同组成的字通常都是某种草木,可惜妾身只认得这个‘草’字,却认不得与它合在一起的这个字是什么意思。”

      “草字头或草字旁?”

      吴良凝神沉思。

      话说这里是藏有“扁鹊”传承的医者圣山,战国时期的秦越人便可能是在这里得到了许多珍贵的医方,从而摇身一变成了一代名医。

      那这上面的文字便极有可能是医方或方技的传承内容,毕竟中药便主要都是些草药……

      说起来,这种具有专业性质的词汇或文字对于外行来说本就十分晦涩,此事放在后世也是一样,随便一个药盒拿过来,普通人看了上面的名字念都念不通,其中有些字甚至根本就不认识,自然难以解读。

      但若是换了医学专业的人过来,随便扫一眼便可以将药物的成分、用途、禁忌等等内容说的明明白白,简直倒背如流。

      所以……

      吴良下意识的看向已经有一阵子没有了存在感的华佗。

      这一看不要紧。

      却见华佗不知何时已经盘腿坐在了地上,此刻正双目紧闭仿佛早已入了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