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高考志愿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在拿到奖学金之前,徐景阳本以为自己会很开心。

      但是当奶奶递给他这张卡的那瞬间,徐景阳的第一反应并不是高兴。

      相反,却有些微微的酸涩。

      因为他看到了奶奶那双已经显得格外苍老的手。

      徐景阳这时候才意识,在他长大的同时,这个世界上最爱他的人也正在慢慢变老。

      而他们还是在无私地为孩子付出自己的一切。

      爷爷奶奶的退休金不算少,但他们的生活却特别的节俭。

      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半花的那种。

      就连衣服都不舍买,徐建明每次给他们买新衣服都要挨批评。

      无奈之下,徐建明也只好每年买一些衣服放着,等看起来稍微旧一些以后,再给两位老人送去。

      说是不要的旧衣服。

      他们才高高兴兴的收下了。

      两位老人省下来的钱,基本都花在了两个孙子身上。

      这十万块钱,或许是两位老人整整一年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

      徐景阳最初的打算是拿这笔钱来买一些奢侈品,打扮下自己。

      顺便升级一下系统。

      但现在的他突然觉得,如果自己真的把这笔钱就这样随意挥霍掉。

      想必不是老人愿意看到的。

      或许,自己可以把这笔钱花的更有意义一些。

      脑海中心思百转千回,身体还是很诚实地收下了银行卡。

      徐景阳又不是那种迂腐的二傻子,拿了这笔钱可以更快的升级系统。

      没有理由会拒绝。

      只是自己使用这笔钱的方式需要更加有意义一点罢了。

      按之前特权等级从0级升到1级后,每日宝箱从1000块钱变成3000块钱的情况来看。

      自己这次升级,很有可能日收入会高达整整9000元。

      那十万块钱,也不过是他领十天箱子的收入罢了。

      世界上恐怕没有比这个更高投入回报比的项目了。

      谁说赚钱的路子都写在刑法里。

      在开挂的男人面前都是弟弟!

      收下银行卡后,徐景阳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因为他接卡的速度实在有些太快了,都没有按照华夏的传统礼节,推辞谦让一番。

      送礼这件事,总得双方你来我往一番,才显得真挚。

      不过既然决定收下,再推辞迁让的话会显得有些虚伪做作。

      客套,那都是对外人的。

      在家人面前,没必要整那些虚的。

      只是人,往往喜欢把最差的情绪和最糟糕的一面,都留给最亲近和最爱的人,却把耐心和宽容,都留给了陌生人。

      所以这个度,也必须把握好,自己绝对不能犯这样的错误。

      奶奶看着徐景阳略显尴尬的表情,促狭地笑了笑,眨眨眼轻声道:“我们下去吧,你爸爸他也该回来了。”

      “恩。”

      感觉自己那些小心思都被看透的徐景阳,反而更放松了。

      他笑嘻嘻地挽住奶奶的手臂,然后小心翼翼地搀扶着老人走下楼梯。

      等他们下楼的时候,徐建明,肖淑云还有他的爷爷都已经坐在客厅里。

      徐景阳乖巧地上前打招呼道:“爷爷,爸,妈。”

      徐景阳爷爷虽然已经70多了,但依旧一副英姿笔挺的模样。

      举手投足间能看出历经行伍磨炼的影子。

      清瘦苍老的面庞依然英俊,让人不禁遐想当初他年轻时的风采会是多么的耀人。

      徐景阳必须得承认,自己能够有如今这个帅气的脸蛋,至少有一半的功劳得归功于自己的爷爷。

      另外一半,来源于他的母亲肖淑云。

      当年,肖淑云在桥城,也算是小有名气的美人。

      自己的父亲能够吸引到她,除了还算可以的家境外,更多的还是靠从自己爷爷那继承来的帅气面庞吧。

      至于他父亲在酒桌上所吹嘘的,全靠才华追到了自己的母亲。

      徐景阳是不大相信的。

      在陪长辈们谈天说地的过程中,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等到快吃晚饭的时候,他的堂哥徐舜杰也匆匆走进了家门。

      “老弟!”

      徐舜杰亲热地叫了一声徐景阳,然后才依次和几位亲人打招呼。

      “先去洗手,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伯母面带责备地说了句。

      “刚刚路上有点堵车了。”

      徐舜杰解释了句,接着好奇道:“我爸呢,他没来吗?”

      “今天市里有个会,他赶不回来。”

      伯母解释了句。

      徐景阳的伯父是桥城市的副市长,分管文教卫生,算是他们老徐家里最有出息的人了。

      “哦。”

      徐舜杰点点头,接着招呼徐景阳:“诶,老弟,来,我们一起盛饭去。”

      徐景阳知道老哥是有话对自己说,便跟着他走到厨房。

      在洗手的时候,徐舜杰开口问:“你志愿想好怎么填了吗?”

      徐景阳摇摇头:“还没。”

      徐舜杰继续道:“我觉得你可以关注下城院,他们那有个政策叫做立交桥,每年有几个名额可以转到我们学校来。”

      “那个是二本吧?而且每年的名额貌似也不多。”

      徐景阳听说过城院的名头,是钱塘市政府和浙省政府联办的学校,还挂了江浙大学的名头。

      不过录取分数貌似不高,大多都是钱塘本地的学生就读。

      “现在城院也有第一批次的专业,我是觉得如果能转到江浙大学的话你就赚了,不行的话,也不亏,那学校还可以的,很多课程都是我们学校的老师过去兼任上课的。”

      徐舜杰认真道。

      其实为了弟弟的高考志愿,他也是特地去咨询了跟自己关系比较好的一位教授。

      教授给出了这个建议。

      “好啊,那我考虑一下。”

      徐景阳听了后有些心动,但他没有把话说死。

      毕竟大学的选择还是很慎重的一件事。

      一所好的大学,对于塑造一个人的三观、品质很有帮助。

      而且背后的人脉资源,也是非常珍贵的一笔财富。

      金钱,对于拥有特权神豪系统的徐景阳来说,已经不是需要刻意去追求的东西了。

      他现在更想要的是,丰富自己的阅历,拓宽自己的眼界,让自己的人生能够拥有更多样的可能性。

      而这些东西,都是需要他自己去慢慢探索、追寻。

      大学,毫无疑问,会是这个探索过程中的重要一站。

      关于志愿的选择,还真是叫人发愁啊。

      自己到底该选择哪一所学校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