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分数线公布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吃饭的时候,徐景阳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所以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大人们都以为他是为了等会公布第一批次录取分数线而紧张。

      也就没有太在意。

      还劝慰他不要担心,以他的成绩,一本肯定是没问题的。

      晚上8点30分。

      2015年浙省高考第一批次录取分数线公布。

      理科605分,文科626分。

      听到这个消息,在座的每个人都喜笑颜开。

      虽然按往年的分数线,徐景阳的621分上一本是肯定没问题的。

      但毕竟最终结果没有出来之前,一切都要打一个X。

      还是个未知数。

      现在分数线出来了,大家也就松了口气。

      可以高高兴兴地祝贺徐景阳十年寒窗苦读没有白费。

      在今天交出一份还算满意的答卷。

      徐景阳高兴之余,第一时间想到的却是杨晨,609分刚刚压着一本线飘过。

      想必他现在估计都乐傻了。

      说来也巧,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正是杨晨打来的。

      徐景阳接通电话后,就听到杨晨那兴奋不已的喊叫声:“我靠!我靠!我靠!建明老子上一本了!”

      他的声音很大,恰好这个时候房间里又比较安静。

      所有人先是看了徐景阳一眼,然后又把视线投向坐在一旁的徐建明。

      徐建明倒是没有生气,只是笑骂了句:“没大没小,把手机给我。”

      徐景阳也使坏,故意不说话,直接把手机给了父亲。

      电话里的杨晨还在兴奋地喋喋不休:“这回老子可要爽了,我爸说明天就给我去买外星人。妈的本来以为这次要翻车了,就问你老子屌不屌?”

      徐建明沉稳道:“小杨,祝贺你考上一本,叔叔为你感到高兴。”

      电话那头的杨晨瞬间就萎了下来。

      支支吾吾地好半天才憋出一句:“叔叔好。”

      徐建明呵呵一笑:“叔叔在这里提醒你一句,考上大学只是开始,取得好成绩值得高兴,但切记不要骄傲自满,知道吗?”

      杨晨乖乖地恩了一声,说:“知道了,叔叔。”

      徐建明没有多说,只是用比较亲切的语气说了句:“有空来家里吃饭。”

      便把手机重新交给了徐景阳。

      徐景阳接过手机后,故意压低声线,用比较成熟的声音道:“喂?”

      杨晨貌似没反应过来,还傻乎乎问:“叔叔您还有什么事吗?”

      徐景阳这才笑出猪叫:“没事,就想听你多叫两声叔叔。”

      杨晨估计是有心理阴影了,只敢小声骂:“你特么是狗吧,等会再给你打电话。”

      然后急匆匆挂断了电话。

      肖淑云这个时候才开口道:“小杨他也上一本了?”

      “恩,609分,刚好多一点。”

      “那运气到蛮好的嘛,一本总归不一样些。”

      伯母笑着说了句。

      见时间已经不早了,徐建明开口道:“爸,妈,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好啊,回去的时候小心点,开慢一些。”

      奶奶一如既往不厌其烦地叮嘱道。

      爷爷没有多话,只是挽住了奶奶的手,搀扶她站了起来。

      看样子,是准备送他们到门口。

      徐建明见状,无奈道:“爸,妈,你们别送了,现在昼夜温差大,等会吹个风着凉了就不好了。”

      爷爷不屑地哼了一声,但还是转身拿了一件短夹克,披在奶奶的身上。

      然后用不容置疑地语气命令道:“走。”

      每次回去,两位老人都要亲眼看着孩子们坐上车以后才放心。

      徐建明见执拗不过,也只好作罢。

      所幸车就停在家门口的空地上。

      徐建明的座驾是2013款奔驰S600L,落地小300万。

      黑色钢琴漆的车身看起来甚是气派。

      在BBA豪车遍地走,保时捷也逐渐烂大街的桥城,奔驰S600L依旧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梯队。

      伯母的车相较起来就逊色不少,一辆银白色的尼桑天籁,价格差不多二十来万的样子。

      不过徐建明一家却是先送伯母和堂哥徐舜杰上车后,才坐上了自己的大奔。

      两辆车都降下窗户,跟站在一旁的爷爷奶奶告别,然后依次缓缓驶出了大门。

      等车辆消失在两位老人的视线中时,他们才互相搀扶着慢慢走回了房里。

      ......

      在车上,徐建明开口道:“26号就要填志愿了,你自己有什么想法没?”

      徐景阳摇摇头:“还没,不过老哥推荐我城院,我打算再考虑考虑。”

      “就是那个江浙大学下面的学校?我记得这不是二本吗?陈行长的儿子就在那读的。”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肖淑云好奇道。

      “现在也有一本专业,省里扶持力度还是蛮大的。”

      徐建明显然比肖淑云更了解:“你大爸爸跟那边的常务副校长关系不错,也是我们甬城人。如果你要去那里读书的话,倒是可以让他帮你介绍一下。”

      “到时候再说吧。”

      徐景阳还是没有打定主意,但听了父亲的话后确实有些心动了。

      假如学校里能有个熟悉的常务校长关照自己,那真的是好处多多。

      这在他过去几年的读书生涯中,有着非常深刻的体会。

      同样是逃课去网吧打游戏,放在别的学生身上很可能就是一个处分。

      但对他来说,不过是叫家长批评教育一番罢了。

      而这背后的原因,自然不是因为他长得帅。

      在华夏这个人情社会,有关系跟没关系,相差的可不是一丁半点。

      许多事,如果你认识对的人,那就好办很多。

      要是你没有关系,哪怕拎着猪头也找不到烧香的庙门。

      很多人说大城市就不看关系,不走后门,完全看个人的能力。

      其实是比较天真的想法。

      只是那些关系没有对你开放,或者说,你还没有混到能靠关系的地步。

      所以才显得公正、透明。

      但这种公正透明的背后,其实还暗含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和沟壑。

      心中的天秤已经发生倾斜,徐景阳琢磨了一会后开口道:“对了,爸,有个事我要跟你说一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