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创纪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股灾这个词,对于徐景阳来说并不陌生。

    早在2015年1月19日的时候,他就听说了这个词。

    那天沪指以最大8.33%的跌幅创下A股近7年最大跌幅。

    不过后面指数很快就收复了失地,并且一路再创新高。

    这也印证了老股民口中流传着的一句话:牛市多暴跌,熊市多暴涨。

    所以当高考结束后的6月19日再一次出现暴跌的时候,徐景阳也以为股市会像之前那样。

    只是调整一下,马上又会再创新高。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短短一个礼拜后的今天,竟然再一次出现了暴跌。

    而且是匪夷所思的指数跌了9个点!

    要知道华夏的A股除了新股上市当日外都是有涨跌停限制的,最多只有10个点的涨跌幅。

    指数能跌9个点,说明几乎所有的股票都跌停了。

    而报道中沪深两市的近2000股跌停,也印证了这一点。

    不夸张的说,只要你买股票了,那今天基本就要吃一个跌停。

    而一个跌停就意味着10%的金钱损失,如果融资加了杠杆,那损失会更大。

    换做那些十倍场外配资的,恐怕直接就爆仓了。

    这也让徐景阳感到一阵心悸和担忧。

    也不知道他的父亲究竟损失了多少。

    听母亲的语气,父亲在股票上的投入肯定不会少,不然也不至于特地来提醒自己。

    虽说有了神豪系统的他,在金钱上已经不太需要家里的帮助。

    但是他还欠缺一个合适的理由,把钱拿到明面上来。

    要是在那之前自己的家里发生什么变故,他即使想要帮上点什么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更何况如果自己的父亲真的遇到什么困难,自己现在每天领箱子的那万把块钱,真的是杯水车薪。

    想到这,书自然是看不下去去了。

    但直接打电话过去关心父亲情况如何似乎又有点说不出口。

    华夏父子之间往往就是这样。

    很多事都一切尽在不言中。

    在情感上的表达会相对内敛一些。

    更喜欢用实际行动而不是言语来表达自己对对方的关心。

    把国富论放回书架后,徐景阳随便找了个家路边的中式快餐店走进去。

    点了两份小炒,食不知味的吃了起来。

    正当他眉头紧锁的时候,一个还算时尚的妹子,似乎在朋友的怂恿下鼓起勇气走了过来。

    “嗨,小哥哥,你没事吧?看你的表情似乎有点不开心?”

    “抱歉,我现在心情不好,不想说话。”

    徐景阳给了个冷淡的表情,实在有点心累。

    都知道我心情不好了,还来搭讪我。

    心里没点b数吗?

    如果不是觉得冲女生发脾气太low,恐怕他就忍不住要喷上两句了。

    在徐景阳这吃了个闭门羹,那个妹子讪笑两下后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似乎还和朋友小声吵了两句。

    随便扒拉了几口,稍稍填过肚子后,徐景阳就走出快餐店。

    此时已经是下午1点03分。

    A股已经开盘了。

    打开同花顺,徐景阳目不转睛地盯着指数的分时图。

    心中默默祈祷:快点反弹啊。

    但显然,很多时候祈祷是没有用的。

    尤其是在A股。

    指数还是那副一路向西永不回头的样子,偶尔的一下小反弹,也是为了更好的下跌。

    就和死猫跳似的。

    他为数不多的几只自选股,也都是很默契的封死在了跌停板上。

    放眼望去,清一色的徐景阳找了家咖啡店坐下,全神贯注的盯着炒股软件。

    期待着奇迹的发生。

    只可惜一直到收盘,奇迹都没有发生。

    截止收盘,沪指跌7.40%,深成指跌8.24%,创业板指跌8.91%。

    直接创下历史单日最高跌幅。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他这是直接见证了历史。

    看着那满屏皆绿的凄惨模样,徐景阳即使没有买股票,也能想象到那背后的惨痛与壮烈。

    在这轮牛市中,两杯杠杆只是寻常,三倍五倍也不少见。

    吃了一个跌停板,损失很可能是全部市值的30%,甚至50%!

    或许就在这短短的一天时间里,一个普通家庭的全部财富就此烟消云散,灰飞烟灭。

    而初衷,不过是想投资赚一点钱而已。

    果然在华夏,想完成阶级下降最好的办法,就是炒股。

    这时,徐景阳接到了杨晨的电话。

    稍稍犹豫了一会后,他才接起。

    “我刚刚填好志愿,钱塘电子科技大学的中外合作专业,老徐你填好了没?”

    “恩。我填的成城院。”

    “我靠,你还真去那边了啊!那边现在是二本啊!你分数这么高还去那边不是亏大了!”

    杨晨的语气似乎有点惊讶,接着又怀疑道:“你该不会是冲着那边妹子去的吧?听说那边的妹子是特别的漂亮,而且白富美挺多的。”

    “艹,你脑子里每天想的都是什么东西啊,老子过去是为了立交桥转到江浙大学去的,又不是泡妞去的。”

    因为心情不大好,所以徐景阳的语气就不是那么和善了。

    杨晨明显是被吓到了,愣了一会后才弱弱道:“我知道了啊,干嘛这么凶.....”

    “哎。”

    徐景阳默默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像自己父亲投资亏钱这种事,即使是他最好的兄弟,也是不大愿意说出来的。

    也有那么点为尊者讳的意味。

    杨晨也沉默了会,接着说:“其实我是觉得你有些亏了,毕竟你分数还挺高的。最早的时候去城院还是蛮赚的。听我妈说当初城院刚建校的时候才3本,分数特别低,然后学校也是在江浙大学里面。那时候她一个朋友的儿子就读的这个,高考就三百多分,然后毕业的时候拿的学位证和毕业证都是江浙大学的,那才是真的血赚。”

    听杨晨这么说,徐景阳瞬间更郁闷了。

    “你大爷的,你还不如别告诉我呢,我先在突然觉得我好亏啊。”

    杨晨尬笑了两下:“嘿嘿,我这不也是刚想起来吗嘛。不过你要是能转过去的话也不亏。”

    徐景阳无语道:“算了,报都报好了,就这样吧,没什么事我先挂了。”

    杨晨连忙道:“诶,别啊,不是刚填完志愿吗?我们要不要出去嗨皮一下?要么先去泡个澡,然后晚上再去酒吧玩?我已经跟我妈申请好了,今天晚上不回家。”

    “我擦,你这不是搞我心态吗?”

    徐景阳顿时就裂开了。

    他这个时候哪有心情去酒吧玩啊!

    杨晨顿时苦苦哀求:“别啊,我都和我妈说好了,她难得同意我通宵一次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