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探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这是一个没有边界的白色空间。没有上下左右,也没有重力的方向。

      杨梦颖就坐在这么一个空间里。只是有一个大致的虚拟形象。向山很清楚,对方根本没有修改过预设的虚拟体。只不过向山自己在自己眼中,给对方覆盖了一层过去的形象。

      那是杨梦颖二十来岁的样子,刚刚开始义体化。

      向山为这个虚拟空间加上地面,增添重力,设置边界。然后,他抬手变出一把椅子,坐在杨梦颖的对面:“聊聊?”

      1200ksw“ 1200ksw

      杨梦颖看了他一眼:“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聊的了。”

      向山坐到他面前:“别这样,梦颖。就算刨除我跟你姥爷的交情吧,我也是你的老师,是你的上司。我也算看着你长大成人……”

      “毕竟您在我们家装了好几年的农用机械呢。”杨梦颖笑了笑。

      话匣子算是打开了?

      向山坐到她对面,把椅子反过去,骑坐在椅子上,双手按着靠背:“或许如今再来讨论这个问题,唔,稍微有点奇怪。但你也得体谅体谅你向爷爷,对吧。在我的主视角里,我是睡了两百年,然后莫名其妙地降生在这个莫名其妙的时代。约格莫夫疯了,大家伙死的死,失踪的失踪。现在我还有很多事弄不明白……”

      杨梦颖依旧无动于衷。

      “你姥爷……”

      杨梦颖打断道:“我不是很想讨论这个人。”

      “但六龙教这些年的发展,还是很依赖他早年提出的设想嘛,是不是?”向山一摊手,“你在六龙教打工,不至于连这一点都看不出来吧?我可是有好好教过你通识级别的常识的。”

      杨梦颖抿着嘴唇,一言不发。只是瞪着向山。

      “算了算了,这么不想提,我就不提了吧。”向山举手投降,“还真是矛盾啊。六龙教那个飞升伟业之中,至少有一套大计划,是围绕你姥爷早年设想的……我记得你们早些年的时候,关系还缓和过呢。”

      “我姥爷……他不过是打游戏的时候,异想天开的提出了一个概念,然后莫名其妙地……在没有任何理论基础的前提之下,就将它推出来,试图用那种,那种扭曲的方法拯救世界?”杨梦颖道,“真是……”

      “你因为你母亲……还有你姥姥的事情,一点也不喜欢他吗?”

      杨梦颖点头:“没错啊。”

      向山心中暗暗叹息。陈锋的妻子是早期基准人改造手术中,唯一一例出现问题的志愿者。

      面对当年来势汹汹的责难,向山还是亲手做的危机公关。

      “陈锋,跟他的妻子,年龄已经在基准化改造手术的边界线上了。没有人愿意放弃至少一百岁的寿命。他们两个人,都是在知晓了一切风险的前提下,同意参与项目的。如果真的要区分责任的话,其实我们这一辈人,都是共犯。”

      杨梦颖闭上眼睛:“其实,外祖母的事情,我并没有那么在意。我甚至没有见过她。但是,我母亲的事情,我一直很在意。在那之后,他完全放弃了对子女的沟通吧。这种轻率与不负责任……甚至……”

      “第二武神吗。”

      杨梦颖点了点头。第二武神的事情……

      在杨梦颖的视角之下,就是自己的外祖父陈锋,再一次发挥了他那冒进与轻率的特质,将一种不靠谱的新概念技术推出来,制造了极不靠谱的救世手段,以图挽救危亡。

      然后,整个侠义势力便因此崩坏。

      杨梦颖在成年之前,就被母亲交付了一个“秘密”。母亲将她带到收割机器人面前,开玩笑一般说自家外祖父那个超有钱的朋友就在这台收割机里面。随后,杨梦颖就接受了向山的教育,在成年后选择成为侠客。

      一直到“武神第二败”为止,她为侠义而战的时间长度,已经超过了一个智人从入职到退休的时间。

      对于还残留有旧人类文化、认知的杨梦颖来说,这个时间足以称为“一生”。

      自己一生的信仰,便是由于外祖父再一次的恶疾发作,而被玷污,被摧毁。

      曾有一段时间,杨梦颖与陈锋的关系有所缓和。可从这个时刻开始,由母亲遭遇而来的愤怒,彻底摧毁了陈锋与杨梦颖之间的关系。

      杨梦颖曾好几次幻想,能够重塑侠义,回到那个大家团结一心、大家都相信人类还有未来的时代。但是,某种莫名的东西阻止了杨梦颖的行动。

      一直到第四武神的演讲。一直到……

      向山看着天花板:“其实这件事我没资格多说什么。谁让我死了呢。我并不知道那个时间点上,侠客们实际承受着怎样的压力。我决定对这件事不多废话了。”

      “那您完全没必要跟我说话。”

      “继续聊呗。 我好歹也教过你一些东西,算是你的老师吧。”向山道,“可就算你真的觉得他罪大恶极,他是他,你是你。我们不搞连坐这套好吧。”

      杨梦颖闭上眼睛:“这种事……岂是说说就能好的?”

      “也是。那我再跟你讲一个,我朋友的故事好了。”向山望着天花板:“我有个朋友,时常感慨自己天赋很差。所以他一直在思考,什么是‘能力’。”

      “独立于知识之外,由各人长期运用知识的经历形成的“能力”,可能数据量也不大,而且可能……在高级思维脑区内部,不是集中分布的。大家也猜测过,所谓的‘能力’可能是是一类‘没那么有个性的人格’。类似于……rpg游戏最开始,捏完脸调身体参数?绝对数据量可以比‘人格’更大,但是维度也许分化得更少,所以共性的一面更强。另外,当知识已经到位的时候,能力上的提升可能就是一个‘开窍’——在已经有一定科研经历/知识储备的情况下,一名研究者的‘科研能力’甚至‘科研品味’是有可能在短时间内快速飙升的。”

      “这些都是他观察与思考的‘现象’。他知晓自己的能力不强,所以想要研究‘能力’本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