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9章 她(大结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阴灵过境,浩浩荡荡,就是七天七夜,这还只是残余。

      梦婆婆最后出现在众人眼中。

      她身后已无人。

      一种不好的预感冲上众人心头。

      昊天压下心头不好的预感上前打了个稽首问道:“石矶道友她……”

      不管是东方的道人,还是西方的佛陀,都屏气凝神看着梦婆婆。

      等她老人家回答。

      梦婆婆摇了摇头,说道:“他们进入了光阴长河。”

      众人闻言一惊,光阴长河,就是圣人也不敢擅自踏入,自古踏入者,就没有出来的。

      非不得已,谁会去涉足光阴长河。

      那真是生命的禁区。

      “老师也踏入了光阴长河?”

      弥勒喃喃,药师失神。

      梦婆婆点了点头,要是放在以前她绝不会搭理他们,但准提接引两位西方圣人豁达旷度无私之心却撼动了她的道心。

      在两位圣人毫不犹豫的答应与石矶一道,并以此为乐时,梦婆婆心中浮现的是:圣人本该如此!

      她终于知道了她差在那里,她没有看轻生死,她没有看重众生。

      所以石矶道友不曾问她,梦婆婆第一次感到惭愧。

      她拂袖散出带回的灵宝。

      灵宝各认其主,玄黄玲珑宝塔稍稍悬停,飞向了太上老君。

      离地焰光旗飞向玄都。

      戊己杏黄旗飞到了南极仙翁手中。

      青莲宝色旗落到了药师琉璃佛手中。

      地书飞去了万寿山,这一战镇元子虽不曾出手杀敌,他这个地仙之祖承受的压力却一点都不比四级圣人少。

      去时须发乌黑,回时,须发皆白,气血枯竭。

      两个弟子更是一伤一残,险死还生。

      “神魔战场?”昊天问道。

      梦婆婆挥了挥手,“自己去看。”

      她身心俱疲,已不想说话。

      奈何桥归去,梦婆婆远去。

      诸佛众道一众天神向她老人家合十稽首。

      她在他们心中同样是一位圣人。

      一道血光先众道飞向了神魔战场。

      是一直站在一边不曾说话的小熊。

      不知何时,少年已红了眼圈,眼中蓄满了泪水。

      老师在眉心打入那朵黑莲时他就该知道,他就该知道!

      老师说过,神魔战场在,她在,他一直不曾将其放在心上。

      他怎么忘了,老师从来说到做到。

      不仅他忘了,洪荒诸道都忘了。

      直到这一刻,他们才想起,她当着他们所有人的面说过。

      她先去,神魔战场在,她在,让洪荒诸道放下一切芥蒂备战。

      因为神魔战场有她。

      那日骷髅山上,她对昊天也说过同样的话,昊天也没想到此话的分量。

      一诺千金,她的话何止千金。

      昊天鼻子一酸,也跟了上去。

      黄龙玉鼎,一众洪荒道人纷纷飞往天外。

      除了王母几位老成持重的都去了。

      太上老君和闻仲一众封神榜上有名的神灵却去不了天外,都默默站着等着,说不出的怅然。

      她的道总是这样的高,他们只能仰望。

      圣人,她难道就不是吗?

      如果她不是圣人,谁又当得起一声圣人。

      太上老君向天外稽首,向天外躬身。

      天庭一众天神遥遥礼敬,礼敬洪荒最后一位圣人。

      神魔战场,落灰簌簌,残破大地空无一人,除了落灰,连一具尸体都没有。

      天地中央,空寂的骷髅山上再无那道一抬头就能看到的身影,小熊泪眼朦胧,哽咽唤出一声:“老师。”已泣不成声。

      泪水模糊了视线,仿佛老师回过头来在对他笑,他胡乱抹去泪水,没有,什么都没有。

      上山的路上已覆满灰烬,仿佛已尘封了千年之久。

      一座座山头,都带着伤痕。

      北方的道宫,东方的仙山,仿佛都葬在了历史的尘埃之中,西方已无莲海,南方也不见了菩提树,他们什么都没有留下。

      诸佛对着两个“空”合十膜拜,礼敬他们的圣人,礼敬他们的慈悲,礼敬他们的大道。

      天道无极地,鸿钧化一气,一气合三清。

      “盘古一气,你是盘古!”

      一直超然物外的老人终于不淡定了。

      鸿钧只淡淡看了一眼。

      老人却仿佛看到了鸿钧的讽刺。

      老人抬手狠狠拍了过去,这一次,他可一点都不慢,甚至可以说快得超越了时间,空间定住了时间,但他碰到了盘古,三清元神归一后的盘古。

      盘古一手镇压天道,一手镇压杨眉。

      不知过了多久,天道开始慢慢转动,这一次合道的是一人,也是三人,同样是四人。

      天道无极地禁锢着一棵鸿蒙杨柳,天道转动,他在大道之下不断磨损,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曾经有一个混沌神魔他曾是盘古的朋友,盘古斧下,盘古对他留了情。

      盘古死后,他的残魂得盘古一气化形,又得盘古遗泽记录三千大道的造化玉蝶证道,他叫鸿钧,他渐渐忘了他是混沌神魔,只愿做盘古洪荒的鸿钧道人。

      有诗为证:

      高卧九重云,蒲团了道真。

      天地玄黄外,吾当掌教尊。

      盘古生太极,两仪四象循。

      一道传三友,二教阐截分。

      玄门都领秀,一气化鸿钧。

      一道传三友,三清是他三友,后来,大概是亦师亦友吧。

      杨眉若是知道此诗当能猜出鸿钧的不详来历。

      也就不会在此散道了。

      天道短暂停滞后,缓缓转动。

      天地出现过片刻停滞,万物又恢复了秩序。

      对此,只有后土娘娘知道。

      父神出现过,她也感觉到了,不过时间很短。

      后土躬身,不曾跪拜,她已不是巫族的后土,她现在是盘古地道轮回后土,她也是盘古,执掌轮回的盘古。

      盘古见盘古,无须大礼。

      三清本尊再没出现,天地间只有太上老君和元始天尊两道分身分别居住在三十六重天和三十四重天,三十五重天,上清禹余天,没有主人。

      三清缺一,似缺实全。

      天道鸿钧,三清相伴。

      玄门道祖,鸿钧三清。

      鸿钧道祖,三清道祖。

      骷髅山,彼岸花开一千年,叶开一千年。

      老师还没回来。

      骷髅山好像空了一半。

      不死茶不再发出声音。

      小石头们不愿再醒来。

      “老师什么时候回来?”

      开始还有人问。

      后来大家越来越沉默了。

      小熊已经呆在神魔战场两千年不曾回来了。

      他守着骷髅山,不许任何踏足。

      “姑姑,你什么时候回来?小十二回来了,小小也回来了,大家都在等你。”

      明月中,嫦娥后羿站在月桂树下望着天外,她们的桂花酒已经为她准备了很多年。

      奈何桥上,梦婆婆话很少了,大概是她想说话的人没回来。

      凤凰台上,凤祖轻轻喃喃:“都这么久了。”

      没有她的洪荒,她们都很寂寞。

      王母的蟠桃会都不再开了。

      因为她没回来。

      西方灵山,如来望着天空,淡淡笑言:“琴师,那猴子在您离开的第二年就掀翻了五行山,他去神魔战场了,我和天帝都没拦。”

      “我想,除了您,还有谁再能管他。”

      祖地,石矶从魏晋风流中走来,来到了隋唐的繁华,她又随历史大河而下,来到了汴河之下,再到建康,看遍了两宋风华,而后她来到秦淮河上,看尽人世繁华,她已久不去看天空,因为太多次,她都没看到那个她期待中的眼神在那里等她,她很失落,还有点怕,就像离家的孩子,走得太远,怕回去,父母已经不在了。

      她随波逐流于浮世繁华,就想不再想她,不再想家。

      她学会了喝酒,可惜酒不醉人,反而更像她了。

      她从大明走到了大清,又从大清走到新中国成立。

      她找到了她,但又不是她。

      她看着她长大,看着她学业有成,看着她结婚生子,她终于确定,她不是她,所以她离开了。

      红尘滚滚,她顺流而下,却越来越寂寞。

      人世的繁华,伴随着人类的灾难频发,终于走到了尽头。

      她很紧张,因为她说过,她会在人道尽头等她。

      茫茫人道尽头,空无一物,她失魂落魄的站在那里,不知何去何从,仿佛一下子心都空了。

      她真的走丢了,走丢了她。

      但她再抬头,“她”缓缓转过身来,眉眼含笑,是她!她的泪水滚滚而下。

      “欢迎回家。”

      站在她身后的还有三个她,一个背琴,一个背剑,一个拈花。

      都在等她。

      “回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