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5章 万恶之源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任务的要求是不改变历史轨迹,可这本来就是梦境,哪里来的历史轨迹?

      刘长安很清楚,这个任务要求多半是上官澹澹制定的。

      她在意的不是什么劳什子历史轨迹,而是因为她知道叶辰瑜,叶巳瑾和苏眉的隐秘,正在兴致勃勃地期待着三人又搞一次。

      他双手抱在胸前,沉默着仰天,似乎想要透过阴雨的夜晚和不知道躲在何处的上官澹澹对视:你咋不搞一个「未央宫流血夜」的梦境出来,重演一次怎么样?

      这个念头过去后,刘长安反而有些警惕了,过了眼前这一关,下一关该不会真的是未央宫里吧?

      完全有这个可能。

      上官澹澹平日里常常做出警惕刘长安要强激安的样子,其实防范心并没有很高,但对刘长安造成的侮辱性极强。

      她就是热衷于伤害刘长安的心灵,打击他在个人道德品行上的自信而已。

      下一个场景如果是未央宫,上官澹澹就绝对不会搞什么「不改变历史轨迹」的规则了,大概会以刘长安喜欢奶妈的错误观念作为设计初衷,来搞一些乱七八糟的。

      刘长安对此深恶痛绝,从安暖就可以看出来,上官澹澹对他一直是误会。

      「姑爷,今天晚上不能放烟花了呢!」苏小翠有些担心地看着那逐渐有些稠密的雨线。

      「雨倒是会下一夜的样子,但等会儿雨就小了。小雨的话,不怎么影响,你现在可以带人去准备了。」刘长安伸手掐了一下苏小翠因为担心不能放烟花而鼓起来的包子脸。

      苏小翠顿时欢欣鼓舞地去了,一路大声嚷嚷着,像奉了圣旨似的指挥着大家,并且不许别人质疑为什么现在雨越下越大还可以放烟花。

      「瑾儿也挺喜欢看烟花的。」苏眉轻笑着说道。

      「你不也挺喜欢的?」

      「一场烟花,讨两个人喜欢,真划算。」

      「不止啊,周围的民众也知道今夜南梅园会放烟花,原本看下雨都有些失望,等烟花盛放的那一刹那,想必都是有些惊喜的。」刘长安感慨着说道。

      他说完便打量着苏眉,她的眉眼神情与语气,都和印象中年轻的她一模一样,少了那种后来「竹三太太」时期的慵懒与漫不经心。

      女人就是这样,即便容颜不老,但只要经历过情伤,心中生出过怨气,就会自觉看穿了许多,从而在面多很多事情时,失去了天真和雀跃,再也不会有像睁大着眼睛、懵懂的小鹿般模样。

      人们常说男人至死都是少年,却没有人说女人至死都是少女,多多少少有这方面的原因吧。

      「就会装糊涂。」苏眉娇嗔了一声,「哼!」

      说完,用脚尖把掉落的一旁的枯树枝踢进了水里,正好砸在了浮出水面的锦鲤头上,看到那五彩团花锦鲤并没有受惊,反而顶了顶那树枝的憨态,苏眉又不禁抬手掩嘴轻笑起来。

      刘长安看到现在,已然明白,至少他现在看到的,就纯粹是当年的苏眉,而不是像自己一样进入了梦境的苏眉。

      也对,上官澹澹即便给竹君棠面子,在某些事情上可以公平或者偏帮一下苏眉,但终究不太熟,不会直接去邀她进来一起玩耍。

      就连安暖都陪着上官澹澹玩过牌、输过钱、在自动售货机上消费过,而每次苏眉看到上官澹澹,就总是在一旁心怀警惕地暗中观察太后,要不是母凭女贵,估计今天晚上的梦境游戏压根就没她的份。

      「你以后啊,性子软一些,没有必要凡事要强。害亲人之心不可有,防外人之心不可无。」刘长安心中微微喟叹,知道这么和她说没什么用,但依然柔声劝诫了一句。

      「嗯嗯。」苏眉抬头看着他眼睛里映照出了夜色

      的温柔,乖巧地靠了过来,紧紧地靠在他怀里,其实这些年来他逐渐收拢了心思,也不再和那些小狐媚子来往,就只剩下一个叶巳瑾常常能让苏眉心中醋意大生。

      刘长安轻轻揽住了她的后背,柔软的腰肢上让人爱不释手的温热透过了衣衫,直接抵达了他的掌心。

      浅浅的凉意却在轻着他的手背,截然不同的感觉让他不由自主地稍稍用力将她融入了自己的气息中,当年他是喜欢过苏眉的,就像今时今日对待安暖,都是一样的真心,并无太多不同。

      他其实并不介意苏眉的心性,心狠手辣,不择手段,都不是让他敬而远之的理由,他和她的分开,终究出在他刚刚说的那两句话中「防外人之心不可无,害亲人之心不可有」。

      苏眉不但对叶巳瑾和秦蓬设计,最终还落入了尼古拉·特斯拉的圈套中,要不是刘长安实力过硬超出了特斯拉的预期,后果不堪设想。

      特斯拉最终功亏一篑,也提醒了刘长安,什么时候都不能太傲慢……傲慢会带来偏见,同时影响人的判断力,所以刘长安就一直谦恭谨良。

      「对了,最近这些年日本的真丝出口,尤其是富冈制丝厂的产品,对我们的影响很大。尽管不是什么大生意,但每次底下的经理都说,进出口谈判的时候,富冈那边的人都很嚣张,一副不卖给你们,出口美国更赚的模样。」苏眉感受着他的手掌轻轻摩挲着自己的后背,温热舒适的感觉让她闭上了眼睛,微微带着几丝喘息说话。

      「真丝出口?他们的好日子也快到头了。」刘长安冷笑一声。

      「你怎么知道?」苏眉其实并不是想和他讲生意上的事情,真丝出口的事情只是一个引子,后边还有让人害羞的话题。

      只是他总能未卜先知似的,很多时候都有比苏眉更为准确的信息渠道,让她钦佩不已。

      「你不要忘记,我可是在海外生活过挺久的……杜邦公司的尼龙制品,很快就会让日本真丝出口遭受沉重的打击。」

      「啊……我还以为是没有多少人知道的商业机密呢。杜邦公司发明了一种尼龙***,还没有上市……不过,我弄到了一些,你帮我看看……好不好看?」说完,苏眉的肌肤已经生出了桃红的颜色,妩媚的脸庞艳若桃李,和他对上眼神,便又有些慌张而羞涩地避开,紧盯着浅浅水纹交织错乱的湖面。

      明知道是回忆式的梦境,刘长安依然被她的媚态所诱惑,杜邦这个公司真是作恶多端,发明了尼龙***这样让男人中毒的物事。

      ——

      抱歉,最近过于疲赖了,今天吃饱了还是想去吃烧烤,结果摔了一跤,脚崴了,接下来大概除了更新无事可做。

章节目录